返回首页
行业分析CURRENT AFFAIRS
行业分析 / 正文
从“不敢想”到“说走就走”
旅游消费呈现个性化多样化

  不必说出国留学、工作,在以前就连短短几天的出境旅游都是绝大多数人不敢想的事情。

  直到1983年,我国才正式批准普通公民可以自费出国,但仅限于有海外亲属的人。2000年以后,出境游的市场规模逐步扩大,工薪阶层出境游人数增多。1993年,我国公民出境旅游人次为374万。到2018年,这一数字高达14972万人次,涨幅超过40倍。飞猪平台数据显示,在过去一年里,中国游客的足迹触及到了全球192个国家和地区。

  “在英国留学期间,我已经去过德国、意大利、挪威、冰岛等15个国家,而且还接待过好几拨来英国旅游的亲朋。”家住北京的90后小王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回国的一年里她也没闲着。趁着“五·一”、国庆等假期,又去了日本、越南、香港等地。在她看来,新奇、价格层次多元、手续便利是她近几年更多选择境外旅游的原因。

  我国拥有超过4亿人的中等收入群体。今年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493元,同比实际增长6.8%;人均消费支出5538元,实际增长5.4%。居民手有余钱是支撑我国出境游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础。与此同时,出境交通、签证手续等条件也越来越便利。目前给予中国游客免签或落地签待遇的国家和地区已经达到72个,中国护照的“含金量”不断提高。在线旅游网站上,从仅几千元的东南亚游到高达50万元的南极游产品应有尽有,价格层次和产品种类能够满足各类消费者的需求。

  世界旅游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国际游需求更趋旺盛。2018年,全球国际旅游出口总额达1.7万亿美元,同比增长4%;全球国际旅游收入1.448万亿美元,实际增长4%(除去汇率波动和通胀因素)。在众多选择中,中国已经成为热门旅游打卡地。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入境游客达14120万人次,增长1.2%。

  从过去的“想都不敢想”,到如今的“说走就走”,几十年间,出境游由寡到众,由单一到多元的发展历程正是我国旅游业的发展缩影。其实不仅是出境游,国内游也很“忙”。

  “今年的假期安排已经满了。”在山东工作的白领小赵表示,清明节和端午节假期比较短,他分别和朋友去了武汉和南京赏景。“五·一”四天和爸妈一起去了鄂尔多斯。现在已经订好了国庆节去云南的机票。

  像小赵一样的旅游爱好者不在少数。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国内游客55.4亿人次,比上年增长10.8%;国内旅游收入51278亿元,增长12.3%。今年假期旅游更为火热。经测算,清明和“五·一”假日期间,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和旅游收入增速均破两位数。其中,“五·一”期间旅游人次超1.9亿,增长13.7%;实现旅游收入超1100亿元,增长16.1%。端午节期间,旅游人次和收入也保持在高位。

  “除了吃喝购物,旅游更重要的是体验当地特色,感受风土人情、民俗文化。”小赵说。确实,旅游消费重体验、多样性、个性化的需求正在凸显。踏青赏花、农家乐、采摘等休闲游,民俗文化展示、宗教祈福等民俗文化游越来越受到游客青睐。

  目前各地依据特色优势,整合旅游资源,推出了众多精品旅游项目。“五·一”假日期间,湖南省推出约600场各类文化和旅游活动以及72条三湘游精品线路、十大自驾游线路。云南省16州市共举办各类文旅节庆活动200多个。安徽亳州市举办芍花养生文化旅游节,500人芍花海艺术展、儿童游乐嘉年华等活动,吸引了约18万名游客。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旅游业发展仍旧遭遇不少困扰。

  从青岛大虾38元一只,到雪乡黑导游打人,再到云南旅游坑客,多地宰客、强制购物等旅游市场乱象为何屡禁不止?

  业内人士透露,当前旅游市场竞争激烈,不少旅行社打出低价牌吸引消费者,“零团费”甚至“负团费”都很常见。在低团费的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利益链。旅行社的主要利润来源不是靠团费,而是旅游目的地购物点的分成。导游底薪大都很低,靠的也是提成。因而旅行社、导游和购物店联合坑游客成为黑色常态。

  监管部门的“狠功夫”固然能清除害群之马,但旅游业乱象的根源在于旅游产品雷同,企业无法错位竞争只能过度依赖低价优势。“旅游消费市场从有没有到好不好,消费产品从贵不贵到值不值,对性价比的追求成为消费者的要求。”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魏小安认为,精耕细作是未来的方向。确实,与其低价竞争、自毁招牌,企业不如想想如何创新更具个性化、多样化、定制化的产品吸引消费者。

责任编辑: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