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博物馆CURRENT AFFAIRS
金融博物馆 / 正文
热血丹心铸金魂

  盛世春来早,良田乡寒梅刚开过,桃花李花就迫不及待竞相绽放,漫山花海白如雪红似血。世间万物皆有灵,这一季花事,仿佛铺开了百年历史沧桑,再现如火如荼的红色金融画卷。

  1949年春天,为迎接解放军南下,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积极做好各方面准备,在揭阳县创建南方人民银行即中国人民银行华南区分行的前身,发行统一的货币,规范华南金融市场和闽粤赣边区金融秩序,进一步发展解放区经济。新中国成立前的潮汕地区尚处于白色恐怖之下,国民党反动派困兽犹斗。以方方、蔡馥生、许涤新、赵元浩为代表的早期金融革命干部,放弃舒适的生活,冒着生命危险,来回奔波于香港与粤东地区开展筹备工作,在香港秘密设计券别版面、采购印刷设备,引进技术和人员,在揭阳灰寨举办银行训练班,培养人才。南方人民银行总管理处最初设在揭阳河婆,1949年7月18日,为了躲避国民党南下溃逃军队,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工作人员与秘密动员起来的500多名当地老百姓,以步行肩挑、马拉牛拖等方式,把机器、办公设备和生活用品,走十八弯的崎岖山路,将总部和造币厂迁移至揭阳良田乡。

  山里的工作条件异常艰苦,累了睡地板,渴了喝溪水,饿了吃地瓜稀饭。无论来自富裕家庭还是贫困家庭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大学生、工人、农民,还是蹲过国民党监狱的地下党员,上至总经理,下至普通人员,为着共同理想,以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排除万难,日夜加班印制南方人民银行券(南方券),并以挑担子作掩护,走小路避检查,安全分送到兴梅、潮汕、东江解放区,确保了货币发行和经济管理工作如期推进。

  1949年末至1950年上半年,南方人民银行改组为中国人民银行华南区分行及其基层机构,圆满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南方人民银行虽然只存续九个月,但她传承了红色金融之魂——“铁款铁账铁算盘(铁规章)”三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金融革命的又一次胜利。其独特的工匠精神、奉献精神和自律精神,在新中国金融史上具有重要影响。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记得当年银行学校的课堂上,一头银发的会计老师谆谆教导我们:“三铁”精神是革命先驱怀着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深情,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金融之魂,我们一定要代代传承,发扬光大。岁月如歌,如今我在基层人民银行度过了36个春秋,但老师的教诲犹在耳边。这些年,我探访过井冈山、瑞金、遵义、石家庄……追寻中国共产党领导红色金融的历史足迹。

  随着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的枪声, 实施武装割据,创建根据地,开展土地革命,红色金融活动同步进行。井冈山斗争时期,红军造币厂铸造了工字银圆,这是红色政权最早在革命根据地内发行流通的金属铸币。为统一各根据地货币制度,1931年11月,在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民受命筹建国家银行,筹划印发国家货币。他克服了人员少、无场地设施等重重困难,精挑细选会计、出纳和勤务等精干人员,租借一座简易民房,几张桌子、几把算盘一摆,便开始运转。1932年2月,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在瑞金叶坪正式成立,行长毛泽民,会计科科长曹菊如,业务科科长赖永烈,总务科科长莫均涛,会计钱希均。与此同时,在原江西省苏维埃政府造币厂的基础上扩建成立中央造币厂。今天,站在瑞金叶坪这座普通的砖瓦房里,国家银行峥嵘岁月的光辉与艰辛仍依稀可见。当时的运行机制远不如现代完善,工作环境艰苦,收入仅能满足基本生存需要,但所有人都心无旁骛。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实施战略大转移。毛泽民率领工作人员冒着枪林弹雨,肩挑身背黄金、白银和账本,爬雪山、过草地,号称“扁担上的国家银行”。他们忍饥挨饿,用生命保护着银行的完整与战时运转,他们顺利走完两万五千里长征,移交给后来成立的陕甘宁边区银行。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红色金融从井冈山、瑞金走来,到延安、沂南,再到石家庄、哈尔滨、揭阳,不但有力支持了土地革命斗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而且培养造就了一大批优秀金融人才,为新中国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财政金融基础。1948年12月1日,在河北石家庄一座简朴的小灰楼里,中国人民银行正式成立,统一了北方各解放区的货币金融制度,第一套人民币在此诞生。1949年初,在广东揭阳应运而生的南方人民银行,南方券如期发行,加快了新中国金融制度的建立和完善。

  抚今追昔,热血丹心铸金魂。铁肩担道,“三铁”精神谱新篇。跨入新时代,放眼黄浦江、大湾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金融事业,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先进的技术设施和业务系统早已替代了传统简陋的手工操作,完善的金融体系已经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三铁”精神也不断被赋予新的内涵。

  (作者为中国人民银行揭阳市中心支行党委书记、行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