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投资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资收藏 / 正文
古希腊钱币新见品种管窥 记德尔腓邻邦同盟三德拉克马银币新品

  2018年底,在土耳其的小亚细亚半岛东南部发现了入土于公元前5世纪上半叶的钱币大窖藏,出土了许多古风、古典时期的雅典四德拉克马银币和塞浦路斯银币,据称其出土钱币的数量已逾2万枚。其间零星混杂了其他城邦的钱币,如马其顿部落钱币、马其顿地区希腊城邦钱币、优卑亚钱币、凯列尼钱币等。从钱币出土的品类,可知该土耳其窖藏与1968年出土的埃及阿斯亚特(Asyut)窖藏非常相似,二者的性质应大体相同,入土年代可能略早于后者。其钱币出土数量之大、品种之丰富,是近几十年来所罕有的,应为21世纪最重要的古希腊钱币窖藏之一。其中,土耳其窖藏出土的德尔菲邻邦同盟三德拉克马尤为特殊,是先前未曾见过的版别,西方各家研究专著对此并无著录,因而特别值得关注。

  此枚德尔菲邻邦钱币略呈椭圆状,重18.65克,为标准的厄吉纳币制的三德拉克马。钱币正面图案为两盏对开的羊首角“来通”杯,来通杯之上为两条相向“游弋”的海豚,铭文ΔAΛΦ[I]KΩN(德尔腓的)环于列羊角杯之下。在钱币正面的7点钟方向,敲有长方形验金戳,敲损了铭文中的I,但不伤及主要图案。钱币的背面图案为四枚德尔菲阿波罗神殿的海豚、月桂枝图案的承尘平棊,四周匝以三层叠涩支条,背面与验金槽对应的位置有细微的龟裂纹。此枚钱币使用的阴阳面模具为新见版别,为前人未著录者,且阴面四方阿波罗神庙平棊之间是以十字形凹槽相隔,与早先发现的剔地起突版大不相同。自19世纪以来,德尔腓钱币都是古典学界、考古学界和钱币学界所关注的焦点,这是因为德尔腓作为希腊宗教中心,在上古文明中享有特殊的地位。希腊人认为,德尔腓是世界的“中心”,帕乌萨尼阿斯记载(Paus. X,15,3),德尔腓人将一块白色大理石称作“脐石”(Omphalus);宙斯向东西方各放飞了1只鹰,它们重新会面之地便是德尔腓(Strab. Ⅲ,6)。因此,德尔腓圣域是希腊世界最为重要的宗教中心,它发布的阿波罗神谕对希腊城邦的决策有着重要的影响。与其他圣域不同,德尔腓并非由所在地方集团管理,而是由德尔腓邻邦同盟所掌管。德尔腓邻邦同盟不仅掌管着圣域的日常事务,组织相关的宗教活动,修缮、重建神庙等公共建设,同时也通过德尔腓的宗教地位,对泛希腊世界的政治、军事和外交等事务发挥着重要的影响。

  德尔腓邻邦同盟在希腊世界虽有重要的政治和宗教地位,但它发行的钱币却非常之少。同为宗教中心的奥林匹亚的艾利斯,却拥有着近200年的钱币发行史,出现了大量奥林匹亚赛会钱币。与之相比,德尔腓邻邦同盟不仅没有完整、连贯的钱币发行活动,且仅发行过三种钱币,其间最为特殊的是公元前5世纪初的这批厄吉纳币制的三德拉克马银币。它使用了古希腊世界最为罕见的三德拉克马单位,且该钱币几乎都出土于东地中海地区(以埃及出土为最多)。因此,部分学者认为选择特殊的钱币单位或与便于和近东进行商贸往来有关。据目前学界统计,完整的德尔腓邻邦同盟三德拉克马银币仅见15枚,其中11枚出土于埃及的阿斯亚特窖藏;2枚出土于1960年在加沙发现的加扎特(Ghazzat)窖藏;2枚分藏于巴黎和柏林博物馆,据说出土于19世纪中后期。另外在1901年发现的扎加吉普(Zagazip)窖藏中出土了2方残片。在土耳其东南部新发现的德尔腓邻邦同盟钱币,或许再次印证了这一观点。

  该式钱币的图案设计也极为特殊,钱币阳面的羊首角来通杯是典型的东方产物,源自中亚的伊朗高原,在希腊世界可谓是极为奢侈的饮具。据说在取得普拉提亚战役后,希腊人缴获了波斯人的金酒具、混酒钵和其他饮具,并将其中十分之一的财富献给了德尔腓的神祇(Htd. IX, 80-81)。普拉提亚战役缴获的饮具是否与这批钱币的正面图案有关,目前仍无法确信。但羊角杯上的海豚以及钱币背面的图案,则确信是与德尔腓的阿波罗密切相关。德尔腓和海豚在希腊语中就是双关语,海豚也是阿波罗的象征物。阿波罗曾杀死了看守德尔腓的皮同巨蟒,并自我流放八年。在自我施行净礼以示赎罪后,阿波罗便手持月桂枝凯旋,化身成海豚引导克里特人从科林斯海湾到达德尔腓,在该地兴建阿波罗神庙。

  据学者研究,在罗马时代复制的大理石德尔腓平棊天花石刻可知,钱币背面的四枚戳记便是仿造德尔腓阿波罗神庙三层叠涩平棊的造型,展现了这批三德拉克马银币与德尔腓阿波罗神庙之间紧密的关系。新发现的这枚三德拉克马银币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所使用的正面模具与先前所发现的完全不同,是目前所未知的新版别。最大的区别则在背面模具,以往的四方平棊之间为剔地起突的十字平棊枋,此枚的平棊枋则为十字凹槽,也是首次出现的新品种。德尔腓工匠为何在钱币背面使用十字凹槽,目前尚不得而知。笔者猜测,起初德尔腓对于在钱币上打造复杂图案可能缺乏足够的经验,为了在钱币背面精准地展现具有宗教意义的四方平棊,遂使用了十字固定栓,以稳定钱币阴阳模具之位置。在古典时期早期,此类固定栓曾见于同时期阿尔戈斯钱币和克里特钱币之上。根据克里特和阿尔戈斯凹槽的分布形态,推测固定槽的分布规律为“槽随文行”,即以突出主要图案为核心,其周匝空隙用以配置固定槽。为了展现德尔腓神庙的四枚平棊天花,三德拉克马钱币的固定槽遂被工匠排列为十字型。此十字凹槽乃是德尔腓人在忠实还原阿波罗神庙的平棊天花和精准打造钱币图案之前所采取的妥协、平衡之法。当德尔腓人熟练掌握了钱币打造技术后,固定栓也被废止,转而采用剔地起突的平棊枋。至此,阿波罗神庙的平棊天花图案才得以忠实反映在钱币背面。

  该土耳其窖藏的入土时间略早于阿斯亚特窖藏,按此,新出土的德尔腓三德拉克马应是该系列的早期版,或许是德尔腓最早发行的三德拉克马的版式。笔者此结论尚无更多证据支持,目前仅属猜测,于此姑备一说,来日以有教于方家云尔。

土耳其窖藏出土的新版德尔腓邻邦同盟三德拉克马银币

阿斯亚特窖藏中出土的德尔腓邻邦同盟三德拉克马银币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