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减肥

  小时候,我常有饿的感觉,似乎每天都没吃饱。那时啥都吃,没忌口,但却总不够吃。那时天天啃窝窝头,想换一个白面的馒头都是奢望。

  参加工作后,我有了收入。一天早晨,我到路边的小摊吃油条,心想一定要吃饱、吃得痛快。那天,我吃了十五根油条,还顺便喝下两碗豆浆。那时候,我虽然经常放肆吃,但却吃不胖,只有50多公斤,从没想过减肥。

  结婚后,不知怎的,我的体重开始随年龄渐长。近十年,一直稳定在65公斤左右。因为不算胖,我从没刻意控制饮食。

  2018年,单位组织体检,医生在给我填体检单时脱口而出:“标准啊!”当时没明白,后来我才知道,我是当天体检人中第一个身高与体重比例最标准的人,不胖不瘦。我非常高兴,这么多年体检,很多医生说了很多话,至今我只记住了这一句。

  我以为自己的体重不会再变化,会就这样“标准”下去。直到2020年初疫情发生,春节后,我出门少、活动少,饮食却不少,到五一时,我一上秤,被数字吓一跳:70公斤!不得了,仅仅三个月重了5公斤。

  减肥!减肥!我的目标是三个月之内,回到原来的体重,把多余的5公斤肉“甩”出去。随即,我将这个计划发到微信群中,尽管不知能否实现,先把大话说出去,用外在压力约束自己。

  大家都说减肥难,我也怕自己做不到。

  第二天,我的减肥行动正式开始:早餐正常,中餐减量,晚餐水果。踩着这节奏想走几步试试,我相信,瘦也许并不难。

  每个双休日的下午,我坚持跑步,但晚餐仍然只吃点水果;在许多应酬的场合,面对一桌子美食,其中有的是自己喜欢的,有的是未曾吃过的,有的是地方特色,无论怎样,我都克制自己,顽强抵抗。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6月6日晚,我又称了一下体重:68公斤。本以为会轻很多,实际效果与预期差距太大。此时我意识到,减肥这事确实不易。

  我反过来想一想,这段时期体重未增加,本已值得高兴,同时还下降了,说明现在的路子是对的,减重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少吃,少吃,再少吃。我想,继续坚持吧,一步到不了天边,急不得。

  于是,在各类食品面前,我的内心经常会几番挣扎:吃啥好?这个会胖不能吃,那个好像可以稍微来一点,就咬一口吧,要不然半口?唉,还是不动口了,看看就行了……多次中午在单位食堂,我只吃一个菜、半碗饭,对肉都不正眼看一下。

  为了那个减肥目标,我拼了。

  由于每顿饭都不吃饱,我始终保持着“有点饿”的感觉。辛苦工作几十年,一下子状态又回到从前:日子饿着过。发了狠追求的目标,原来就是过上“旧生活”。

  我知道,很多想减肥的人都这样。然而,现在的饿其实与过去的饿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过去是“求而不得”,是无奈;现在是“得而弃之”,是放下。“我为什么要减肥?我又不是吃不起”。在这衣食富足的时代,放下谈何容易?

  更有趣的是,你原来嫌弃的食物,现在可能是桌上的“贵客”:那个小小的窝窝头,时下在酒店很受宠爱,至少2元一个,而大大的馒头,则多为1元一个,明显比窝窝头便宜。

  随着一天天的坚持,我离目标一点点地靠近。三个月后,我的减肥计划如愿实现。

  回想和自己较劲的过程,我有些感慨:如今喊“胖子”的多,过去叫“猴子”的多,被叫的人听起来都不乐意。过去“猴子”想变“胖子”,现在的“胖子”想变“猴子”,其实都一样难。

  减肥难实际上是自控难。现在大家吃的不是食物,而是一种满足感。人为什么会胖?是经受不住美食的诱惑,寻找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快乐。此时,减肥成为一种信念、一种坚持,但考验了人们的自控力。人要优雅地生活下去,不管何时,人生态度里就该有自控这个关键词。

  减肥如此,其他也一样。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