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每个人都了不起

  在3月份的某一日,同事老张将退休。

  老张为了使自己的退休时刻更光荣一些、更鲜亮一些、更轰动一些、更有意义一些,借着单位举办《辞旧迎新 牛转乾坤》职工书画展览之机,蹭热度“搭便车”举办了个人书画展览,来向我讨主意并请我写一些文字。

  初识老张,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我俩先后从外单位调入。他是车队司机,我任杂志编辑,职业跨度虽然很大,但共同的爱好和相近的性情使我们越走越近,几十年交往下来就成了好哥们。

  老张是个爱脸面的人。当年的老张五官清秀八面玲珑,年轻帅气,整天打底白衬衫,外套蓝西装,扎条当年最时尚的红领带,再卡上一枚带中国人民银行行徽的金领夹,英气逼人。记得当时行里最好的车是日本造“蓝鸟”,老张就“拥有”一辆。他将车擦得锃光瓦亮,总喜欢开到人多处,突然鸣笛闪灯,吓得人们先是一叫,尔后一看见他的美男子形象就“哇塞”声不断,老张则舒坦地一笑。就这么个活宝,连年当先进,因为他爱车腿勤服务好,领导喜欢群众评价高。

  老张是个有头脑的人。1992年8月,单位牵头成立省金融系统书画协会,老张是“联络员”。领导安排我和老张征集书画名家的题贺作品,期间老张就“放羊拾酸枣”,每到书画家那里完成公差后,便拿出自己专门设计制作的信封,求书画家在正面写“某某收,某某缄”,在背面贴好的宣纸上题字作画。由此,他收藏了80多个书画作品特种纪念信封。

  老张是个有创意爱折腾的人。2006年,分行给员工分了新房,大家各显其能搞装修。老张脑洞大开,在客厅阳台里设计打造了一条蜿蜒流淌的水溪,再架上一座小桥,闲暇时从桥上翻过来翻过去,自我感觉浪漫惬意,还美其名曰:这是王羲之的曲水流觞,这是陶渊明的田园风光。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要把卫生间门搞成一道水幕墙,如厕时电闸一开,水幕一罩,宛若贵妃沐浴,云蒸霞蔚。这套设计方案实施了前半部分,终在他老婆的激烈打压下偃旗息鼓。

  老张是个有担当能奉献的人。大区行成立之初,老张被提拔为分行某招待所所长。我曾怀疑他会把招待所变成停车场修理厂。但半年以后,老张将原来半死不活的地方搞的风生水起,成了一家“花园式星级酒店”,还赚了不少钱,让全行人刮目相看,交口称赞。

  老张是个有修为爱艺术的人。他搞艺术属于半路出家,虽然业余但勤奋有加,进步很快,书法方面真草隶行各体皆能,绘画上花鸟山水人物都有涉猎。我在2017年退休后担任了总行文联顾问,在某次出席总行文联理事会时,我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们文联理事是一块质地优良的、带有花纹图案的、贴了艺术家标签的“抹布”,我们要尽己所能,用力擦亮“中国人民银行”这块金字招牌。就老张的人品、艺品以及为人民银行所作的贡献而言,他称得上一块优质的“抹布”。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1年新年贺词中讲:“每个人都了不起”,窃以为,老张也是。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