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时代的偶像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偶像。我的少年时代,很多人的偶像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那时候,我反复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连环画和电影,对其中的四次出拳印象至深。

  第一次是保尔12岁在火车站食堂打工时,因太过疲劳,他在水龙头前的柴堆上睡着了,结果水流到地上,流进食堂,又流向候车室。堂倌发现后,跑去一把将保尔从柴堆上拎起来,劈头盖脸一顿暴打,保尔回家后卧床不起。保尔当钳工的哥哥阿尔焦姆问明情况后,一声不吭来到食堂,认准堂倌,二话不说,照脸上就是一拳,将堂倌打翻在地;第二拳上去,堂倌已是头破血流爬不起来了。

  第二次是保尔在河边钓鱼,官宦子弟苏哈里科为了讨好漂亮的冬妮娅,在冬妮娅面前逞威风,仗着自己比保尓大几岁,呵斥保尔赶快滚开。保尔不动,苏哈里科就上前推。保尔被激怒,跳起来照苏哈里科的脸重重一拳,将其打落到水中。苏哈里科逞强不成反被羞辱,引得冬妮娅哈哈大笑。

  第三次是保尔在街上遇见地下党员、自己的启蒙老师朱赫来被一个匪兵用长枪从后面顶着,押往什么地方去。保尔立刻意识到朱赫来面临的危险,当匪兵从身边经过时,保尔突然扑上去,抢夺匪兵的枪支。朱赫来借机转身,抡起硕大的铁拳,向匪兵头上狠狠砸去。匪兵顷刻倒地,朱赫来成功获救。

  第四次是保尔已经成长为布尔什维克后,有一次与女同事丽达乘火车出差,车厢被投机奸商挤得水泄不通。保尔保护着丽达挤上车,却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还遭到一帮奸商流氓的起哄和辱骂,甚至从上铺用脚踢他的头。保尔终于忍不住了,两手一撑就跳上中铺,一拳将踢人的大汉打落在地,同时拔出手枪,对上铺其他几个流氓怒吼,局面立刻被控制住了。

  少年时只是看热闹,觉得打得过瘾。长大后才知道,第一拳打的是地皮堂馆,第二拳打的是官宦无赖,第三拳打的是反动敌人,第四拳打的是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四拳打出了四种意义,打出了一个布尔什维克的成长史。

  保尔是贫苦女佣家的孩子,没读过几年书,儿时顽皮,少时侠义,长大参加红军,负伤转业后又投入到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建设中。他的生命很短暂,战时的伤痛和建设时期的疾病,使他只有二十多岁就双目失明,瘫痪在床。但他躺下不“倒下”,以惊人的毅力撰写出自传体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他用自己短暂的生命诠释出钢铁战士是在理想信念支撑下,在艰难困苦考验中,在逆境挫折磨砺后,打造而成的。一个年纪轻轻的布尔什维克,为了理想信念舍生忘死、奋斗到生命最后一息的英雄主义精神,今天看来,依旧令人为之动容。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有这样一段话:“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忆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全部心血和毕生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这段话曾经与保尔·柯察金一道,燃烧在那一代人心中。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