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疫情影响风险犹存 日本经济复苏之路曲折坎坷

  随着东京奥运会的到来,日本再度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然而,在今年主要国家经济大都强劲反弹的背景下,这一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却复苏乏力。新冠肺炎疫情的反复,让上半年的日本经济很受伤。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1.0%。第二季度,虽然日本出口增长强劲、设备投资有所增加,但个人消费持续低迷。路透调查显示,二季度日本实际GDP环比仅增长0.4%。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今年全年日本经济增长率仅为2.9%,大幅低于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的5.6%。目前来看,疫情不确定性仍是下半年日本面临的最大风险,日本经济复苏之路比预想的更为曲折。

  疫情多次反复 日本经济复苏力度受限

  今年第一季度,由于日本三大经济圈先后实施紧急状态,抗疫封锁措施下,日本内需大幅下滑,拖累经济0.8个百分点。进入第二季度后,日本新冠疫情再度反复,日本政府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且力度大于此前。受此影响,在其他主要经济体快速恢复的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并无起色,尤其是服务业的恢复路径被明显干扰。由于本次“紧急事态宣言”的持续期相对较长,也使得日本经济的恢复步伐慢于美国等国家。日本内阁府发布的7月月度经济报告认为,受疫情影响,日本经济复苏形势依然严峻,虽然复苏势头延续,但部分领域依然疲软。

  目前,受益于海外主要市场强劲复苏,外需成为支撑日本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日本政府周三发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月出口同比增长48.6%,连续第四个月实现两位数增长,较5月创下的49.6%的41年最大增幅略有放缓。日本6月对华出口增长27.7%,为连续第12个月增长,芯片生产设备、原材料和塑料需求强劲。对美国出口增长85.5%,为连续第四个月增长,主要得益于汽车、汽车零部件和电机的强劲需求。总体而言,今年上半年,日本出口增长23.2%,超过了2019年上半年疫情前的水平,并创下自2010年上半年以来最大增幅。

  然而,日本内需恢复缓慢而脆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占日本经济比重二分之一以上的个人消费低迷,储蓄大量增加。数据显示,日本2020年的储蓄增至2019年的5倍,达到35.8万亿日元。在瑞穗综合研究所经济学家酒井才介看来,日本个人消费随疫情起伏。“感染病例增加时消费减少,疫情有所缓和时消费趋于活跃,而后病例再度增加,因此复苏必然缓慢。”

  目前,东京奥运会开幕在即。东京奥运会应该能够对日本的服务业起到正向拉动作用。不过,由于包括日本在内的全球仍处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之下,本届奥运会对日本经济的拉动作用比较有限。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周学智表示,预计第三季度日本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仍能站在荣枯线之上,服务业随着疫情得到控制以及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有望上升。但由于东京奥运会将对观众数量有着极为严苛的控制,预计日本服务业PMI的回升力度可能有限。

  通胀压力较小 日本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

  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0.2%,创下2020年3月以来的最大的同比增速,表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的影响正在逐渐扩大。但由于消费疲软,即便CPI上涨受到大宗商品涨价影响,但日本CPI的增幅也远小于其他主要经济体,这增强了市场对日本央行继续维持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

  周三公布的日本央行6月议息会议纪要显示,日本央行维持了此前的大部分货币政策,包括继续维持短期利率在负0.1%的水平,并通过购买长期国债,使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J-REITs)年度购买上限维持在1800亿日元不变,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年度购买上限维持在12万亿日元不变。

  同时,日本央行也对部分政策进行调整。首先,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企业融资优惠政策的结束期由2022年3月延长至2022年9月。其次,日本银行认为,2021年除生鲜食品之外的通胀率可能为零,其中经济改善和能源价格上涨会提升物价,而手机通信费的下调则会压低物价。这也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日本银行认为日本经济的恢复弱于预期。此外,日本央行首次将气候变化问题提上议程,计划将从金融层面帮助相关企业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根据会议纪要,日本央行将向金融机构提供零利率贷款,支持其向企业发放绿色贷款或投资绿色债券。该方案拟于今年内开始实施,直至2030财年末。日本央行表示,这一绿色融资方案有利于减轻当前负利率环境给金融机构带来的负担。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重申,将继续实施质化和量化货币宽松政策(QQE),控制收益率曲线,以实现2%的物价稳定目标。继续扩大货币基础,直到核心CPI同比涨幅超过2%并稳定在目标以上。日本央行在议息声明中强调,将密切监测新冠肺炎的影响,并将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地采取额外的宽松措施,预计短期和长期政策利率将保持在目前水平或更低水平。日本央行前理事樱井诚认为,在黑田东彦剩余的任期内,日本央行将坚持目前的宽松政策,因为经济不会很快复苏。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