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美国经济走向:加息,还是降关税?

  2021年6月,美国关键通货膨胀率上升至13年来的最高点5.4%。如何判断美国长期通胀走势及如何应对,是美国未来经济走向的关键所在。

  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经济紧缩效应,美国采取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通货膨胀持续趋强,反通胀策略正待上路。应对通胀的惯常政策手段便是提高利率,然而,这将导致股市承压,影响到企业复苏和就业水平。也就是说,如果经济没有进一步好转,美联储将难以实施加息。由此,通货膨胀压力越来越大,加息压力也随之增大,市场普遍观望与猜测美联储何时加息。

  美国物价走高也同其大打贸易战,加征关税有关,特别是对华贸易加征关税,对其消费物价水平影响不可低估。一定幅度地降关税,厂商和消费者得益,物价上涨将得到缓释,甚至一定程度的抑制。美国对华贸易关税总额大体1000亿美元,据有关测算,降低对华加征关税能够降低美国通胀率上涨10%。应当说,降低对华贸易关税可作为经济政策之选,有助于缓解通胀压力,确保消费者的消费意愿不降低,并稳定消费水平。

  据中国海关总署一月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年,中美两国贸易总额为5867.21亿美元,同比增长8.3%。其中,中国对美出口为4518.13亿美元,同比增长7.9%;自美国进口为1349.08亿美元,同比增长9.8%。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达3169亿美元,达历史高峰。保持对华贸易加征关税不仅不能达到其贸易政策目标,还将进一步损害到美国贸易商和消费者,更无益于降低通胀压力,反而伤及美国经济自身。

  从白宫方面来说,民主党人必须通过亮眼的经济成绩单,来确保其中期选举顺利。如果美国经济不能有明显的起色,企业复苏和就业水平没有可持续的提升,那么,白宫防疫的成绩也将大大抵消掉。在这种隐忧之下,适度调整关税是必要的。如果基于政治惯性,继续维系失去意义的高关税,那就表明,白宫经济政策仍将为旧政治所绑架而失去弹性,美国经济和政治必将付出双重代价,全球经济复苏也将受到重挫。

  经济复苏需要更具弹性的经济关系与政策操作。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美国继续维系对华贸易高关税,无异于坐失调整自身经济的机会,损及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因此,美国必须展现更具灵活性的政策操作,以保持并发挥其在双边经济关系及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

  目前,白宫需要确保其高达6万亿美元的财政预算案。之后,关于上千亿美元的贸易关税,需要美中双方积极协调并加以调整。拜登总统在对华关系上宣称,“该合作的部分合作”,关税之外,应包含中国购买的美国农产品及美债,其意义之大可想而知。

  数据显示,美元在国际支付清算中的份额逐步降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每天不到6万亿美元的交易中,美元交易占比约为40%。该数据去年一度为欧洲赶超,且一系列替代或绕开SWIFT系统的跨境支付安排都有大的拓展。这对于美元的国际地位而言,将带来结构性的影响。另如,大宗商品中的石油,阿联酋期货交易所等的兴起,也对美国、沙特主导的石油美元发生作用。

  金融脱钩对于美国的国际影响力而言,无疑将是一场豪赌。根本而言,白宫需要真真切切地从刚性的政治挂帅转变为可弹性操作的经济挂帅。白宫所提出的“该合作的部分合作”原则,在经济上终归要有所体现和落实。美对华贸易加征关税是否降低,正是中美是否推动未来经济合作的“试金石”。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研究院理事长)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