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书话CURRENT AFFAIRS
财经书话 / 正文
《经济学家时刻》出版,告诉你不一样的“经济学家”

  经济学家是如何影响公共政策与社会生活的?

  可能与很多人对经济学家的直观印象不同,《经济学家时刻》一书指出,20世纪60年代以前,经济学家在美国政治与社会中的作用很小,处于边缘地位。书中以保罗·沃克尔举例,20世纪50年代初,位于纽约的联邦储备银行深处的一间办公室,沃克尔在这里充当人力计算器的工作。他对妻子说,自己这份工作没有任何晋升机会了,因为整个中央银行的领导层包括银行家和律师,甚至还有养猪户,但是没有一位经济学家。

  当“二战”后的繁荣开始消退时,经济学家的影响力和权力也随之上升,逐渐走到舞台中央,影响并参与政策的制定。在美国,长期以来政府依靠征兵来保证军队的兵源充足,20世纪60年代,随着越南战役愈演愈烈,公众对征兵的支持力度开始减弱,一些人被挑选服兵役另外一些人不需要,这种不公平引发人们反对。由于种种原因,美国最终以雇佣制替代了征兵制。作者认为,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米尔顿·弗里德曼的一篇文章说服了赢得1968年总统大选的尼克松,弗里德曼认为,政府应该结束征兵制,转而通过提供有竞争力的工资来招募完全自愿参军的人。

  作者对米尔顿·弗里德曼的描述是,“像一个游离的电子一样,以一种颠覆性的方式举重若轻地搅动起一场思想意识的革命,他的影响贯穿整个20世纪,直到他轻轻地走了,留下了一个被他的思想重塑的世界。”

  书中这样一句话,似乎可以看到作者对经济学家的评价,由于经济学家对于公共政策的深度参与,结果是,“一方面,这些经济学家及其思想重塑了现代世界,释放了企业活力,为全球化扫清了道路;另一方面,繁荣的代价是带来了一些社会问题,一味地拥抱市场反而牺牲了经济平等和后代福祉。”

  近几十年来,经济学家在美国公共政策的制定中发挥了日益重要的作用。人们一度认为,经济学家的专业知识能为政府决策带来精确性和严谨性,但金融危机及随之而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反思。这本书将1969-2008年的40年称之为“经济学家时刻”,讲述了经济学家的错误预言、自由市场的演进,以及由于高度推崇市场而导致的社会割裂。

  作者给出了数据,从寿命长短来看,1980-2010年,美国最富有的20%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有所增长,但最贫穷的20%平均预期寿命却下降了。同期,美国贫困女性和富裕女性的平均预期寿命差距从3.9岁扩大到了13.6岁。从收入水平来看,1951年出生的美国男性有75%的人在30岁时收入超过了父辈30岁时的收入,而1978年出生的美国男性则只有45%的人在30岁时收入超过了父辈30岁时的收入。

  作者这样说,“经济学家指示政策制定者把注意力集中在经济增长的最大化上,而不考虑收益如何分配。”显然,作者承认经济学家为最大化公众福利所做的努力,比如成本-收益分析,“在所有的这些情况下,有可能让每个人都比以前过得更好,或者至少让一些人过得更好,而不会让任何人过得比之前更糟。”时至今日,这仍然是公共政策成本-收益分析的逻辑基础,被称为卡尔多-希克斯改进。只是这种努力,忽视了分配问题。

  全书最后的结语引人深思,市场经济仍然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是创造财富的强大机器。但是衡量一个社会的标准是金字塔底层的生活质量,而不是金字塔顶端的。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