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书评CURRENT AFFAIRS
书评 / 正文
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 读《工业4.0:新数字格局下企业家精神与结构变革》

  19世纪初,人类文明在财富创造方面进入了新时代——工业生产,即所谓的工业革命。主流经济学家告诉我们,自这一重大变革开始后,人类技术支持并促进了工业生产方面一系列颠覆性变革。遵循这一思路,18至19世纪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以采用水、蒸汽作为动力的机械制造设备为标志。19世纪、20世纪之交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则是基于引进电力的大规模生产和密集劳动分工。第三次工业革命发生在20世纪60至90年代,其主要推动力是使用电子和信息技术——数字革命——进一步实现生产制造自动化。这三次革命分别被称为工业1.0、工业2.0 和工业3.0。第一次工业革命将人类从农业社会带入工业社会,第二次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电气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信息时代”。

  纵观人类科学技术发展史,近代世界经济政治中心的变迁史也是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更迭史,历史上抢占科技革命制高点的国家都成了全球经济中心,如第一次产业革命中的英国,第二次产业革命中的德国和美国,第三次科技革命中的美国。克劳斯·施瓦布在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上提出,在以人工智能技术、量子技术为代表的新兴科技浪潮驱动下,第四次产业革命正以前所未有的态势席卷而来,其生产创新模式又被称为基于自组织系统(自优化、自配置、自诊断等)、以自动化生产和智能化决策为特点的工业4.0(Industry4.0)。

  《工业4.0:新数字格局下企业家精神与结构变革》一书主要探讨了数字化背景下产业变革和创新创业活动中的结构性和技术性决定因素,其中既有遵循新熊彼特主义的长波经济周期、创新变革和技术扩散理论研究,又有针对可再生能源、新材料、增材制造技术、私人航天的非线性创新,创业过程和技术变革趋势的探究,也有针对技术创业冲突、跨国公司知识传播、家族企业创新精神网络、创新和创业网络评价指标的分析。

  该书共分为三部分:结构变化与周期、技术变革与创业发展。该书第一部分介绍了知名学者提出的各种方法。这些方法建立在技术、经济周期和波动以及创新变革理论基础之上,遵循了新熊彼特理论。作者指出,需要加深对长期趋势和结构性变革的理解。这些趋势与变革不仅与宏观经济状况有关,而且与正在经历快速变化的不同行业的结构特征有关。在基于连接性和互操作性维度趋同的新范式下,这些行业正经历快速变革。

  该书第二部分中有大量技术变革话题的相关文章,涵盖了从创意产生到创新投入市场的非线性复杂过程。这些文章对文学作品中的一个警告作出了回答,即在广泛关注可再生能源、新材料、增材制造技术、私人航天、生态效率和可持续性时,我们缺乏对跨国互联和长期趋势的地缘战略和宏观视角分析,而这些可以引领非线性创新和创业过程。

  该书第三部分则在折中的基础上,研究了企业精神发展问题,试图将技术企业精神、国际企业精神、家族企业创新和企业精神网络的进入、退出、流动性决定因素、合作竞争和共同创新等不同但互补的观点进行融合。

  当前,我们已经处于创新技术变革的第四次浪潮中,新数字工业技术的兴起引领着工业4.0转型。该书从技术扩散、产业变革、创业创新网络等视角全方位、多层次地解构工业4.0浪潮下创新创业精神与产业结构变革,形成了一系列值得关注的结论。例如,该书第一部分第三篇文章建立了经济循环动力学模型,考察了经济波动的周期性、幅度和不对称性,发现全球各国经济循环过程存在显著的异步性,发展中国家经济周期中危机、萧条、恢复和增长这四个阶段的持续时间长于发达国家,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周期的振荡幅度高于发达国家,科学和技术进步对发达国家经济周期的持续时间有更大的影响。

  再如,该书第二部分第六篇预测21世纪30至40年代的第六次康波的技术突破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和电子科技革命的最终阶段,这个阶段以信息医疗技术(如MANBRIC 技术—医疗、增材、纳米、生物、机器人、信息、认知技术)的突破为特征。

  相信该书对于从事技术创业和创新研究的学者、创业者和决策者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