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PE/VCCURRENT AFFAIRS
PE/VC / 正文
兰州拉面估值10亿元 资本助力下或将诞生面食餐饮巨头

  7月20日,兰州拉面品牌陈香贵完成1亿元A轮融资,估值近10亿元。“有些震惊,不起眼的兰州拉面居然值10亿元。”消费者刘天一对记者感叹道,资本已经“下沉”到这种地步了吗?

  不只是兰州拉面,和府捞面、遇见小面、五爷拌面……这些开在商场和街边转角的连锁餐饮一夜间成了资本手里的香饽饽。今年以来,餐饮行业融资额持续提升。7月8日,和府捞面宣布完成8亿元E轮融资,创下了连锁面馆的最高融资纪录。

  多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不少连锁餐饮品牌认识到了资本的重要性。同时,随着供应链标准化、中央厨房模式的诞生,在资本助推下,中式餐饮存在诞生巨头的可能性。

  消费恢复餐饮行业迎来布局期

  餐饮行业融资风头正盛。企查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面食行业发生融资12起,披露金额超10亿元。其中,兰州拉面系下三个品牌马记永兰州拉面、张拉拉、陈香贵在4月至5月期间相继获得融资。与此同时,五爷拌面拿下业内最大A轮融资,和府捞面更是刷新今年国内连锁面馆行业最高融资纪录。此外,遇见小面也在4个月内接连完成两轮融资,估值在短时间内翻了3倍,达到30亿元,位列第一。

  不过,从更长远的期限来看,面食行业也是近几年才进入投资人的视线。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面食行业共有16个品牌获得融资,总融资事件36起,总金额超过19.78亿元,其中,和府捞面共获得6轮融资,总金额超过16.45亿元,无论是融资数量还是金额均位列第一。

  “今年资本青睐面食行业是因为面食便宜,标准化比较高。”凯珩投资合伙人徐丰翼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从宏观上来看,今年中低档消费恢复不及预期,也是资本“下沉”的原因之一。

  除了面食“赛道”之外,餐饮行业多个“赛道”融资消息频出。其中,“永定门电烤串”宣布完成千万元级天使轮融资,“懒熊火锅”获得数亿元A轮融资。此外,喜茶、奈雪等茶饮“赛道”依旧受资本青睐;墨茉点心局、虎头局的新式点心风头正盛;盛香亭、热卤食光等新卤味也进入投资人的视线。

  “今年对于餐饮行业来说是一个布局期。”增量研究院院长、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奥平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餐饮行业存在“价值洼地”。同时,在疫情之后,餐饮行业对融资需求比较旺盛,也给创投机构进入提供了机会。

  资本助力下餐饮行业连锁化程度提升

  “民以食为天”,餐饮行业的兴盛并非近来之事。但是,获得融资的为什么是“和府捞面”们?

  徐丰翼表示,和府捞面、兰州拉面等餐饮企业资产相对较轻,对厨师依赖性较低,属于全天候的快餐、休闲餐企业;同时,这些企业处于快速增长期,业务规模及估值水平增速较高。这些企业财务和管理的合规程度也较高,为资本进入提供了便利。此外,随着餐饮供应链的不断完善,中央厨房模式的大规模应用,“日开一店”已经不是难事,为资本发力提供了可能性。

  在资本的助力下,今年和府捞面开店速度远超以往。和府捞面披露的数据显示,其首家门店于2013年开业,截至2021年6月底,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总数突破340家。同时,2021年新增的门店数预计较2020年翻番,全国范围内约两天开一家新店。

  “从地方走向全国”是这些餐饮连锁企业的战略之一。遇见小面在融资之后表示,在打好“品牌地基”之后继续挺进一线城市,并加快二线城市布局,预计在2024年全国门店总数突破1000家。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小型餐饮企业和个体户倒闭数量较多,客观上在给连锁餐饮企业带来扩张条件的同时,也使企业意识到连锁化在抵御风险中的重要性。中国饭店协会与餐馆大数据联合7月12日发布的《2021中国连锁餐饮产业发展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2021年一季度与2019年一季度对比,餐饮门店总数下降20%,餐饮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不过,连锁餐饮业态同时段门店数仅下降了6%,这说明连锁餐饮抗风险能力较强。报告分析认为,连锁餐饮企业普遍资金储备较为充足,应对危机的方法更加多样,在疫情防控期间也能正常营业。而小型餐饮企业由于自身原因,抵御风险能力较差,受到新冠疫情突发的影响,难以生存,数量大幅度减少。

  而目前我国连锁餐饮企业占比并不高。数据显示,中国餐饮的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2.9万亿元稳定增加至2019年的4.67万亿元。但其中连锁餐饮的占比并不多,小型餐饮店仍占据主要部分。锐观咨询研究认为,中国餐饮业连锁化率仅为10%,与此同时,美国为54%、全球平均为27%,连锁化会是未来餐饮业的新趋势。

  连锁扩张需要现金流,需要资本的进入。此外,张奥平表示,目前,针对年轻消费群体生产适应的新消费、新品牌的产品、种类,对资本有更高的需求,背后也体现出年轻人消费能力的逐步提升。

  “昙花一现”还是“巨头诞生”

  资本频繁进入餐饮行业与目前港股对餐饮行业估值较高也有密切关系。“餐饮目前来看在国内上市较难,但在香港市场备受推崇,继海底捞、茶饮之后,传统餐饮升级受到资本追捧并不意外。”徐丰翼表示。有业内人士表示,餐饮行业本身具备规模效应,中国连锁餐饮兰州拉面、沙县小吃、成都小吃等整合起来规模会很壮观,从路边摊到商场的消费升级市场空间很大。随着资本的进入,这些行业“赛道”或能出现一批上规模的企业。

  有业内人士对《金融时报》记者透露,实际上,一些现金流充裕、并不缺钱的餐饮企业对融资并没有特别强的欲望,但在当前资本进入的风口上,一些餐饮企业在看到竞争对手利用资本“跑马圈地”时,也会动摇。

  目前餐饮行业已经有诸多资本化的例子,其中呷哺呷哺、乡村基、味千拉面等已经上市多年;太二、九毛九等近年上市的企业走势都不错;老乡鸡、老娘舅等企业也已经斩获不少轮融资。不过,徐丰翼表示,在资本的竞争下,今年以来餐饮行业一级市场估值已经水涨船高,二级市场的估值能否持续,存在不确定性。

  今年以来,海底捞的股价较年初已接近“腰斩”,呷哺呷哺2020年营收、利润双降,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对餐饮行业来说,能否长期维持较高的复购率至关重要。

  “中式餐饮这种体量巨大且和民众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业态,从理论上来说有诞生巨头的可能性。资本的集中投入只是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的第一步。”徐丰翼表示,除了经营能力以外,从国外经验来看,食品安全、危机公关以及法律问题也是餐饮企业能否保持基业长青的必要条件。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